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茂名旅游 > 旅游景点 > 正文

广东茂名159人贪腐窝案警示录:官位有价如商圈

发布日期:2018-8-27 上午 04:59:24 浏览:697

台海网(微博)8月16日讯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近期,在数十名违法官员被刑事处理、锒铛入狱之后,广东省委向中央第八巡视组反馈意见整改情况的通报中,公布了对茂名领导干部系列违纪违法案件中涉嫌行贿买官人员159人的组织处理结果:降职8人,免职63人,调整岗位71人,提前退休1人,诫勉谈话16人。

这一结果,再次彰显了中央反腐“无禁区”、反腐“无时限”的决心和力度。

“逆淘汰”:基层党政组织瘫痪

在查处这场腐败案中,有一个细节令人印象深刻:广东省纪检部门立案处理茂名原市委书记罗荫国的当天,即赴他家里取证。办案人员惊讶地发现一个还未拆封的信封。

仅仅几天前,为能提拔为茂港区区长而“跑官”的茂港区常务副区长谭某,刚刚送上约30万美金的贿金。信封里赫然附着谭某的简历和名片。他已经在副处位置待了8年。

于是,谭某成为最后一个给罗荫国送钱买官的人,也成为罗荫国案第一个证据确凿的涉案人。

谭某的同学,一位在这场窝案中坚守节操、后来得到提拔的干部感慨:谭某还是经历了一番挣扎,最终对这个“逆淘汰”的环境丧失了信心,“其行可耻!其情可悲!”

在主要领导“引领”的腐败之风下,茂名“不跑不送,原地不动;又跑又送,提拔调动”的官场潜规则大行其道,进而出现了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干部任用“逆淘汰”现象。

无论刻意逢迎还是被动裹胁,茂名案涉案人员职位之高、数量之多、性质之严重,在广东乃至全国都属罕见—

茂名市委原书记周镇宏和其继任者罗荫国、原常务副市长杨光亮、原副市长陈亚春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朱育英、市委政法委原书记倪俊雄等人“落马”,涉案人员包括省管干部24人、县处级干部218人。茂名市辖6个县(区)的主要负责人无一不腐,波及党政部门105个,其中159人涉嫌行贿买官。

这场“拔出萝卜带出泥”的系列窝案,初始的引爆点是杨光亮违法行为的败露。

“杨光亮案揭开了茂名系列腐败案的导火线。”茂名市委副书记廖锋说,一些积累多年的历史深层次矛盾,随着案件调查的不断深入陆续爆发。之后,被牵出的罗荫国,交待了近百个官员的问题,从此揭开了一批党政官员集体贪腐的黑幕。

沽之哉:官位有价如商圈

当过公务员、后来下海经商的吴先生说,那时,在茂名买官卖官比做生意还简单、稳定。有人花钱买官后,必欲回本赢利,就用手中的权力贪污、受贿,形成腐败产业链。

窝案爆发前的几年里,茂名买官卖官风气畅行,成为官员中半公开的秘密,民间甚至流传着从科长数十万元至副市长数百万元的“价目表”。一些干部证实,常被人劝告,想提拔一定要“拜一拜、走一走”,而且也确知周围有人因送钱而上位。

吴先生说:“我在单位做副科长时就有同事为了买官找我借钱。也有领导问过我,有没有100万,送了钱马上提拔当科长,不给钱提拔你都浪费。”

一位纪委工作人员说,贪腐官员往往认为,收下属的钱最安全,因为如果告发,行贿者也脱不了干系,这就容易形成一种同犯共谋关系。

2014年2月,周镇宏被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死缓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周镇宏先后多次收受33人贿赂的人民币2464万余元,此外,还有折合人民币3700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。

2013年7月,罗荫国因受贿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财产。据悉,1993年至2011年,罗荫国单独或伙同其妻子邹继芳收受64名党政领导干部、企业商人贿送财物,其犯罪金额合计过亿元。

在“一把手”的前后带动下,茂名官员买官卖官的行为异常疯狂。

2012年7月,倪俊雄因受贿罪获刑15年,没收财产300万元和违法所得338万元。倪俊雄在任职茂名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期间,利用提拔使用公安系统干部的机会卖官敛财。

他的特点是大小通吃,来者不拒,小到两三万,大到上百万,甚至还采用了“相同条件下价高者得”的荒唐逻辑。曾有一公安局刑警支队长谋求公安局副局长的职位,先后送给倪50万元港币和30万元人民币,后来30万元人民币被退回,另一位下属县的公安局局长得到任用,原因很简单,竞价更高。

涉案者中有些基层干部的“从众”、“逐流”令人感喟。信宜有个镇长是中国农业大学毕业生,工作卓有成效,几乎每次开干部大会都受表扬,但多年没有提拔。为了升任镇委书记,他抵押贷款5万元,凑了20万元行贿,此后很快被提拔,也还因此受到处理。

吏治腐败造成大面积职场“溃疡”。在茂名监狱窝案中,“权力产业化”达到极致。犯人的嘉奖、减刑、假释、换岗等都可用钱购买。犯人赌博“六合彩”,管教干警收“票子”;犯人吸毒贩毒,竟然有人传帮带;犯人想要报复他人,亦可拿到艾滋病毒血液;一些犯人甚至能藏匿管制刀具。

一旦官位成为“商品”,官场必然演化成利益盘根错节的“小圈子”。

记者采访了解到,罗荫国、杨光亮等都是本地干部,在当地官场深耕多年,从大队基层干起,当过县委书记,从来没有离开过茂名。罗荫国的“高州帮”与杨光亮的“电白帮”是茂名官场实力雄厚的“圈子”。此外,茂名还有以罗荫国妻子邹继芳为首的“茂名贵妇交际圈”。

腐败最终形成一条地下产业链,甚至产生了“卖官掮客”—商人柯国庆和市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李运容是其中的标志性人物。

柯国庆与杨光亮、罗荫国等当地高层交好,在当地能量很大,被民间称为“地下组织部长”。而李运容则是“茂名贵妇交际圈”中的“明星”。据知情人透露,李运容中专毕业,能从县医院的股长逐步提拔到组织部副部长这样的重要岗位,主要是会找“靠山”。

据茂名市纪委办案人员介绍,李运容经常和邹继芳打牌、喝茶,曾分别送给罗荫国等人共计21.5万元、港币15万元、美金2万元。进入“圈子”后,无论是干部考察、调整,还是交流、提拔,她都要收取“活动经费”。稍有闲暇,李运容会约请一些有求于她的人到酒店或家里打麻将。一次,茂南区某镇委书记想调到市里工作,通过李运容,先后给邹继芳送去20万元,最后如愿以偿。

财神到:红包扭曲的“人情社会”

“利是”又称“利事”,有大吉大利、好运连连之意。广东一直有逢年过节亲朋好友之间互赠红包地方风俗,派发的“利是”红包大都是10元、20元,多者不超过50元。

但在茂名,近10年中,民俗一度变成腐败官员行贿受贿的“障眼法”。从三五千元发展到上万元,从“请托办事”到“期权交易”,红包“利是”发生了质变。

金钱往来构建的同事和上下级关系,扭曲成利益交换和人身依附。“看似一个小小的红包,撂倒了茂名一大片干部。”廖锋说。

据了解,杨光亮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就大肆收受红包,尽管其当时所处的电白县属经济欠发达地区,但他每年收受的红包却能达上百万元。随着他的不断“高升”,红包数额也水涨船高,案发前他收受红包数额已达数千万元之巨。倪俊雄仅利用春节、中秋、端午等节日及家属生病住院的机会,就先后收受数十名民警包括人民币、港币在内的红包200多万元。

一旦风气败坏,正常的思维和举动反成为“另类”,会被孤立和打击。“谁送了不记得,谁不送领导一定记得。”茂名市一名处级干部对记者说:“我是外地干部,因为没给领导送钱,12年里没有得到提拔重用。刚开始,我不知道茂名官员有过节互相送‘利是’的风俗,曾经提前休假带家人外出旅游,回来被领导骂了一顿,说‘就你最忙,就你最革命,就你最正规了,大家都有问题’。”这名干部后来才意识到,受排挤的原因是没送红包。

官场恶行蔓延至普通民众。当地百姓说,前几年,茂名的整个社会风气都很不正常,办任何事都要塞“红包”。求职给领导“红包”,上学给学校“红包”,连上医院看病也要给医生送“红包”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说,反腐就要从小处着眼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中央出台八项规定,聚焦“四风”,就是从小事和细节出发,让反腐政策落地。

多米诺:“前腐后继”的两任“一把手”

茂名腐败成风,两任“一把手”的“率先示范”是歪风之源。

茂名案发时,周镇宏已升任广东省常委、统战部部长。他被当地官员视为打开买官卖官“潘多拉盒子”的人,将所谓“市场逻辑”引入官场,是这一令人瞠目的“窝案”的肇始者。中纪委指出:周镇宏对茂名市发生的系列严重腐败案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。当地干部群众对其早有定评:豪言壮语后空话连篇,正人君子后贪腐成性。

这个学者出身的官员,拥有极其分裂的人格和多面人生。

据茂名当地一些干部回忆,2002年至2007年,周镇宏任茂名市委书记时,曾被戏称为“周大炮”—因为他提出来的战略规划几乎都是“放空炮”,只停留在书面上、讲话里,根本没有落到实处。

一些茂名干部认为,茂名买官卖官的风气主要是周镇宏主政时期开始猖獗的,以前这种现象虽有,但都是私底下、个别人。在被查办前,周镇宏买官卖官、贪污腐败,非但没有被绳之以法,反而又获提升,给茂名官员树了一个坏榜样。

“这样一个说空话、搞贪腐的人还被上级重用,对罗荫国的刺激极大。到了他主政的时代,买官卖官就完全公开化、常态化了。”一位当地干部说。

在那个时期,茂名流传着“想干事不如不干事,不干事不如与领导一起干坏事”的说法。要进入领导的小圈子,就必须“与领导一起干坏事”,一些干部还视此为仕途发展的“捷径”和“护官符”。

在“大政府小社会”的地方治理结构中,“一把手”权力过大、监督乏力,这令一些不能正确对待权力的领导干部个人意识恶性膨胀,完全没有了组织纪律的底线和法律约束的边界。

罗荫国是茂名高州人,从一名大队书记做起,为官从来没有离开过茂名。许多人说他性格上比较“土豪”,有人甚至称他“粤西王”,他都欣然接受。

一名当地中层干部告诉记者,茂名这10年来经济基本没有什么发展。罗荫国当一把手前说自己没权力,没法干事,可当上一把手后都常常是在酒店打牌、吃饭。“他最大的问题是把用人导向弄错了,不是他那个圈子里的人决不照顾。”

回避和异地交流等任用干部的政策规定,在罗荫国眼里仅仅是一张“废纸”。

知情人介绍,茂名政坛盛产高州籍领导干部,这与罗荫国是茂名高州人、曾任高州市委书记密不可分。罗荫国对“高州籍”干部特别关照,早已是“公开的秘密”。他甚至毫不回避与自己有裙带关系的干部,提拔妹夫当信宜检察院检察长,提拔妹夫的小弟当茂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。

有一次,市里公示任用9名干部,竟然有7名是高州籍,茂名许多干部对此意见很大。为了防止“授人以柄”,之后,市里的公示便不再注明干部籍贯。

肌无力:黯淡的经济图景

茂名吏治腐败不仅仅是停留在利益集团里的“圈钱”游戏,更直接造成了地方经济发展的缓慢和畸形。干部队伍肌体的侵蚀,导致社会进步的乏力。

走在茂名市中心,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广东发达地区的地级市。陈旧、凌乱的面貌,令人恍然以为时光倒转至上世纪90年代。事实上,茂名矿产资源丰富,农业比较发达,拥有得天独厚的深水港口,经济发展的先天条件不错。但从2005年到2011年,茂名人均gdp在全省21个地市里一直处于中下游,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
熟知当地情况的人介绍,茂名发展经济的思路粗放,一方面主要是向上级“等靠要”大项目,为的是gdp考核业绩好看;另一方面,考量发展新项目的出发点,是看是否具体与干部个人有好处。除此之外,社会管理等方面的工作却无人开展。

茂名纪委一位干部的看法一针见血:当升迁的决定因素是送钱,谁还会努力干工作?更何况,一旦官职成为一盘生意,腐败官员就有把跑官的成本捞回来、获取更大利益的诉求。他们必然要通过职务权力掠夺百姓利益来攫取财富。同时,有些贪腐官员跑官的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最新旅游景点
  • 2018茂名粤东西北医疗卫生事业单位考试成绩查询时间是什么时候?2018茂名粤东西北医疗卫生事业单位考试成绩查询时间12-07

    来源时间为:2018-05-23,请考生多加关注。更多粤东西北事业单位考试成绩查询时间,2018茂名粤东西北成绩查询,广东医疗卫生考试,广东人事考试的内容,请关……

  • 茂名“贡园”美果又到收获季节12-07

    以千年古荔命名的荔枝园“贡园”就有根子贡园、泗水滩底、电白霞洞、羊角禄段四个。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”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荔枝收获季节.茂名市荔枝文化积……

  • 去广东茂名玩海“中国荔枝之乡”长沙邀客12-06

    放鸡岛纯净的海滩,可以欣赏到海天一色的美景。资料图)(潜水、摩托艇、垂钓、出海捕鱼,在放鸡岛你可以放松一切来“玩海”。)(荔枝成熟的季节,游客们可以一饱口福。感……
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